炒期货软件|钢铁期货软件下载

祝義財“回家”近一年:千億“雨潤系”深陷泥潭


祝義財“回家”近一年:千億“雨潤系”深陷泥潭


作者 | 武占國 宋冠宇

來源 | 野馬財經

1936年1月12日,早上9點,南京新街口中山南路一帶人頭攢動,伴隨著一陣爆竹聲,中央商場(2.75,-0.03,-1.08%)正式對外營業,商場內是清一色的國貨,盛況空前。

如今,83年過去了,中央商場(2.75,-0.03,-1.08%)已經發展成為遍及四省,有著15家百貨連鎖店,營業額達150億的大型商場,也幫助其實控人祝義財一度登上江蘇省首富的寶座。

但是,最近位于南京奧林匹克體育中心旁的中央商場(2.75,-0.03,-1.08%)河西店卻顯得尤其冷清,前段時間又一家高端超市選擇了閉店;從中央商場(2.75,-0.03,-1.08%)在A股的業績表現,也可看出其“冷淡”的另一面。2018年公司虧損3.4億元,2019年前三季度虧損近5700萬元。

南京的地標建筑、江蘇的代表企業……輝煌不再的中央商場(2.75,-0.03,-1.08%),到底怎么了?

12月2日,中央商場(2.75,-0.03,-1.08%)(600280.SH)收報2.7元/股,盤中更是一度觸及2.68元/股;而就在11月18日,公司股價剛剛跌到了2.67元/股的七年新低。


祝義財“回家”近一年:千億“雨潤系”深陷泥潭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14.24,-0.06,-0.42%)

83年老店巨虧之謎

9月28日,位于宿遷市沭陽縣的中央商場(2.75,-0.03,-1.08%)第15家店宣布隆重開業,超300余家國內外知名品牌入駐,開業當日客流量達到25萬人次,銷售額達1500萬元。


祝義財“回家”近一年:千億“雨潤系”深陷泥潭


圖片來源:中央商場(2.75,-0.03,-1.08%)官方搜狐號

中央商場(2.75,-0.03,-1.08%)沭陽店開業火爆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同一天,公司實控人祝義財卻發出了一份悼詞。

“在我人生最困難的階段,父母雙雙離去,這讓我悲痛欲絕、不能自已。”祝義財悲痛地念道,“今年元月份我回到南京后,先是送走了在冰冷的殯儀館久久等待的老父親;時隔八個月,我的老母親又永遠的走了。”

2019年的確稱得上祝義財人生最困難的階段,這位江蘇前首富,雖然“安全”回到家中,但是去年5月,他合計直接和間接持有中央商場(2.75,-0.03,-1.08%)56.01%的股權遭到輪候凍結,如今中央商場(2.75,-0.03,-1.08%)又面臨著大幅虧損的境地。

根據中央商場(2.75,-0.03,-1.08%)2018年年報顯示,其主營構成為:百貨業79.71%;房地產業19.49%;旅游服務業0.8%。最近兩年,一向經營狀況良好的中央商場(2.75,-0.03,-1.08%),業績突然出現暴跌。

去年上半年,中央商場(2.75,-0.03,-1.08%)歸屬凈利潤不到前年同期的30%,下降幅度達7成;2018年全年,公司更是大幅虧損3.4億元,歸屬凈利潤同比降幅達242.45%,業績創出歷史新低。

今年10月30日,中央商場(2.75,-0.03,-1.08%)披露三季報,前三季度繼續虧損5700萬元,同比下降177.37%,頹勢依舊在延續。


祝義財“回家”近一年:千億“雨潤系”深陷泥潭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對此,中央商場(2.75,-0.03,-1.08%)方面解釋稱,這是由于回款較慢,地產收入減少,形成毛利減少,而且旗下子公司和新業態板塊虧損有所擴大所致。

野馬財經注意到,這一切與“雨潤系”近年來的狂飆突進,以及突然降臨的黑天鵝有著莫大的關系。

首富一躍

1964年,中央商場(2.75,-0.03,-1.08%)實控人、“雨潤系”創始人祝義財出生于安徽桐城肖店鄉一個農民家庭,截至目前祝義財改過兩次名字。最早他叫“祝義才”,2008年左右更名為“祝義材”,2013年又更為現名“祝義財”。

由于家庭生活困難,祝義財靠讀書改變了命運,考上了合肥理工大學,靠著半工半讀完成了學業。大學畢業后,他被分配到了安徽省交通廳下屬的海運公司,工作穩定,本可以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但是祝義財并不滿足,他選擇了辭職。

“整天坐在辦公室逐漸老去,讓我覺得很可怕。”祝義財曾對《創業者》雜志解釋道。


祝義財“回家”近一年:千億“雨潤系”深陷泥潭


圖片來源:《創業者》報道雜志截圖

辭職后,祝義財經朋友指點開始做水產生意,此后生意越做越大。1993年,祝義財轉戰肉食品加工,在南京成立南京市雨潤肉食品公司(以下簡稱“雨潤食品”,1068.HK),從此,雨潤食品開始了快速擴張。

1996年,雨潤食品產值過億。同一年雨潤完成重要一躍,收購了比自己大七倍瀕臨破產的國企——南京罐頭廠。在隨后的數年時間內,雨潤又以相同的手法,在全國范圍內拿下三十家左右類似的國企。

雨潤狂飆突進的同時,祝義財的人生也烏雞變鳳凰,完成了重大跳躍。

2001年祝義財首次進入《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位列第53位。2004年,祝義財排名來到41位,以2.3億美元身價成為江蘇首富。


祝義財“回家”近一年:千億“雨潤系”深陷泥潭


圖片來源:南京晨報

2005年10月3日,雨潤食品完成港股IPO,成功登陸資本市場。與此同時,祝義財通過連續舉牌,成為上市公司南京中商(中央商場(2.75,-0.03,-1.08%)前身,600280.SH)實際控制人。一舉控制兩家上市公司,“雨潤系”正式形成。

一年后,雨潤集團成立,并先后進入地產、物流、旅游、金融等諸多領域。據《中國企業500強榜單》榜單顯示,2012年,雨潤集團整體營業收入達到1061億元,位列全國第112位,雨潤千億帝國迎來巔峰。

但是,這一切卻隨著祝義財被監視居住而迎來重大轉折。

舍車保帥

2015年3月27日,中央商場(2.75,-0.03,-1.08%)發布公告稱,檢察機關于2015年3月23日起對公司董事長、實際控制人祝義財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強制措施。

消息一出,市場震動。

一方面,各家機構開始收緊對整個雨潤體系的借款。諸多雨潤集團債權人要求法院凍結祝義財個人財產以及所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權。另一方面,公司裁員,動蕩難安。

曾經的千億江山,一片風雨飄搖。

(想知道雨潤集團24年沉浮,請在后臺回復“雨潤”調取。)

2019年1月22日晚間,雨潤食品、中央商場(2.75,-0.03,-1.08%)雙雙發布公告稱,實際控制人祝義財已經回到家中。

據第一財經網報道,早在2017年6月29日,杭州市檢察院反貪局以行賄罪、挪用公款等罪名將祝義材移送杭州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2019年1月10日,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杭州市人民檢察院主動撤回對祝義材行賄等罪的指控。

然而,祝義財的股權依舊被凍結。2018年5月8日晚間,中央商場(2.75,-0.03,-1.08%)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祝義財直接持有的41.51%及通過江蘇地華間接持有的14.5%股權遭輪候凍結。

與此同時,正如前文所述,中央商場(2.75,-0.03,-1.08%)的業績開始大滑坡。另一家上市公司雨潤食品的業績早在四年前便已陷入泥潭,從2015年上半年至2019年上半年,累計虧損高達124.4億港元。其中,2018年便虧損47.59億港元;2019年上半年,雨潤食品營業收入雖然有小幅回升,但是依舊虧損了4.88億港元。

此外,2011年雨潤食品員工總數還有2.1萬,但到2019年上半年末只剩下不足1萬人。


祝義財“回家”近一年:千億“雨潤系”深陷泥潭


圖片來源:同花順(100.45,1.55,1.57%)

野馬財經還注意到,截至2019年6月30日,雨潤食品未償還的銀行貸款高達69.4億港元,91.76%將于一年內到期。目前公司的資產負債率高達82.55%。

雨潤食品業績下滑的同時,公司股價也從2011年30港元/股的高點,跌落至如今的0.85港元/股,縮水幅度超過97%。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曾對野馬財經表示,企業多元化發展模式本身沒有對錯,但是雨潤在地產業務過多集中在蘇北等樓市行情較弱的三四線城市,很難形成依靠地產自身資金回流形成的規模化擴張。地產投資模式本身和食品零售業模式有很大區別。

回看祝義財的名字,從“才”變為“材”,最后又變為“財”,他的財富似乎也是直線上升,但回望過去被監視居住的三年,不知他會作何感想。

對于祝義財締造的千億帝國你怎么看,未來將走向何方?歡迎在評論區留言。

    分時圖

    炒期货软件 nba比分直播篮球 天津快乐10分 e球彩 雷速体育app pk10牛牛 宁夏11选5 足球北单比分直播 足球指数中心 竞彩篮球比分 浙江快乐12 电竞比分网 快乐扑克 广西快乐十分 mlb棒球比分直播 湖北快三 北京十一选五